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文化艺术 >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2019-07-31 22:44:36 来源:彭八百书画研究会

继《张大千与彭八百》和《彭八百画作题记》两篇文章于6月5日、7月10日《中国书画报》刊登后,中作协会员、中书协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我会艺术顾问韩修龙老师又一篇新作《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刊登在7月31日《书法报》上。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7月31日《书法报》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青年时的李书澄先生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赠予李书澄的作品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赠予李书澄的作品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赠予李书澄的作品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李书澄先生的作品《蕉鹤图》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将张善孖作品赠送给李书澄的邮寄件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彭八百书信原稿

彭八百与李书澄的函件

韩修龙

“现在画家都不能题,对于书法总是喜秀丽花灼或奇怪一路,于笔墨、气味、神韵、书卷漫不留意,此系一时热闹,不可传世经久。党提倡书法,将来必有真正书法应运而生,此刻书法虽多,只可一看,不能再看,能到百看不厌之书法,都是一般六七十岁以上老人。不悉。李书澄书家以为然否?老彭识。”这是彭八百写给李书澄的信件。 

李书澄(1922——1975),曲周城关镇东关人,书画家,擅长工笔小写意。早年结业于西安警官学校,系国民党党员。解放后曾在县文化馆、美术厂及建筑公司等单位工作,因出身问题长期受迫害。青年时代其画作屡受徐悲鸿高度评价,徐悲鸿尚亲为之画肖像相赠以示勉励。李书澄与彭八百、郭风惠、王雪涛交厚,时相请益。因病不幸早逝。彭八百晚年曾检出张善孖《虎图》寄赠李书澄,以供参考学习,其交谊如此。彭八百书画研究会会彭八百书画研究会会长、彭八百晚年时的学生李智民先生府上,收藏有一幅李书澄《蕉鹤图》,款上有画者题记云:“甲辰端阳,午睡方起,闲读名人书画,偶见沈石田有《雪蕉立鹤图卷》,立意清新,甚喜,因临之取其意而未守其法,沈行笔清丽,而余则笔墨纵横,因以记之。”读此题记,知李书澄先生乃文人画家也。李智民回忆说,早年也尚多时前去问艺于李书澄先生,《蕉鹤图》乃为李先生所赠,同时获赠四尺整纸《下山双虎图》一幅。 与这封谈书法的信件一起寄给李书澄的还有四幅小画儿,分别为《芍药图》《菊石图》《兰石图》《水仙傍石图》。函件与小画儿用纸都是信笺大小,这应该是彭八百老人平日案头裁剩的边角料,心性简朴的老人,在边角料上随性挥洒,也足可传世。《水仙傍石图》款是一首诗,其云:“本是凌波质,清芬不染埃。只因爱傲骨,偏傍石根开。书澄老友正,彭八百溥皋甫画。”《菊石图》题曰:“惟有黄花晚节香。”《兰石图》今佚失。《芍药图》款曰:“《芍药图》款曰:“丰台春色。书澄乡世讲法家雅属即正,八十三岁叟彭八百写意并题于北海静心斋。”推算可知,是1965年。此时距中国书法研究社成立已过去9年,中国书法研究社成立于1956年9月16日。是新中国对书法艺术重视的一个标志。彭八百曾在中国书法研究社成立之前的同年“七月十日”上书毛泽东,建议进言成立中国书法组织。“闻画院即将成立,书法为祖国精华,理宜并重。我主席定有善法提倡,俾书法一道,发扬光大,辉煌全国,照耀于世界也!”(全文见另文,此不再录),中国书法研究社的成立,当然,此时还会有同道亦在呼吁,但与彭八百的上书,应该是也有着直接的关系,就毛泽东对彭八百的看重,彭八百的上书这一因素,无疑促成提速了新中国第一个书法组织的挂牌张帜。中国书法研究社的社长陈云诰、副社长郭风惠诸先生都与彭八百有交谊,应该说,彭八百也为中国书法研究社中人。但,目前尚未搜罗到有关信息资料。当时彭八百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已受聘越三年,时副社长郭风惠为北京市文史馆馆员,就资格而言,彭八百书画又如此,为中国书法研究社中人是无异议的。尽管如此,中国书法研究社已成为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前身,当年彭八百老人,为书法事业所做出的贡献,是应该使今天的我们所铭记的!再回到这封谈书法的信上来,从《芍药图》可知,信是写于1965年,写于“北海静心斋”,北海静心斋为当年中央文史研究馆,彭八百与馆中同人一周要两聚于此,写写画画,写点回忆文章,或清谈、或弈棋,不亦乐乎。付于李书澄的信与画儿也顺便在这里完成了。此信是一篇谈书法的文字,我们大可以看作一段书论。“现在画家都不能题“现在画家都不能题”,这是此信的开头一句,彭八百是站在历史的高度而言的。从历史上看,历代画家,能传世的大都能“题”。题,是题诗、题记、题跋。题什么呢?题写画家的作画感受,题写画家的才思逸想,题写画家的思想境界与艺术境界。中国画以空灵的艺术为高格,画题正是让这空灵恰到好处,见层次。这就要求书法要好,历来中国画也要求书法要好,以补画之不足,或为锦上添花。“对于书法总喜秀丽花灼或奇怪一路,于笔墨、气味、神韵、书卷漫不留意,此系一时热闹,不可传世经久。”老人用“花灼”一词,颇感亲切,彭老家乡曲周,与笔者邱县为邻县,仅70华里,“花灼”一词,在众口中,亦俗亦雅,彼此通用,在这里都是外表华丽,求其内质空空如也之意。一搭眼之后,便再无所看。我们要看书法的什么呢?是要看那笔墨本身的功夫,笔墨传达给欣赏者的气息,神韵,书卷气。这里老人提到了“书卷”,就是书卷气,什么是书卷气呢?就是平日里要读书,多读书,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个“神”,就是书卷气,读书明理,可以参禅机,可以知画理。彭老是在劝导当今画家要多习字多读书,像古人那样,唯如此才能言继承,才能言传承,接脉。有人说,现在去访一个书家,书房尚有几本书在那里,如去一个画家那里,书则少之又少。彭八百先生的这封函件,拿到今天重新审读,似乎特别有它的现实意义,一个从民国里走来的老人,现身说法,为我们做出了可贵的榜样。“党提倡书法”,彭“党提倡书法”,彭八百这是深有体会而言之。早在写此信的9年前,中国书法研究社的成立,就是党重视传统书法艺术的重要举措。实质上,彭八百也早已参与其中了,虽未见有什么名份,历史将会还他以公道。彭八百前辈最后期许后来者,“必有真正之书法应运而生”,这是老人信心百倍,对新中国书法事业的满怀企望,而首先,则是对其受书者,他的同乡晚辈、门人李书澄的教惠与厚爱。

 (作者为彭八百书画研究会顾问)    

                        2019.5.24    

《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彭八百致李书澄的函件》在《书法报》刊登

作者韩修龙老师近照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新闻快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新闻快报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快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投稿邮箱:6250628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