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2019-12-25 16:40:39 来源:新闻快报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盛世追梦——陆山笔下的时代气象
文/李翔

 
陆山是我的同道,也是我艺术上的知音。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样一个有着伟大纪念意义的时刻,陆山精心准备了此次画展。我由衷的为陆山旺盛的创造力而感到欣喜。我相信,陆山一定是满怀着激情与豪迈,在描绘着他所深爱着的伟大祖国。因为他非常准确的把握住了祖国山川河岳气势恢宏的俊秀与壮美。他把自己的艺术理想,融入到了对伟大祖国锦绣河山的讴歌与赞美之中。其作品波澜壮阔,厚重中酣畅洒脱,激昂中巍峨秀美,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诗意情怀,体现出他崭新的艺术高度与壮丽的时代气象。
在我的大学时代,我就已经知道陆山的名字。那个时候的他在沂蒙山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矢志不移的致力于中国画现代化的探索与创新。艺术的精品之所以“精”,源于其思想之精深、视野之宏大、制作之精良。陆山所提出的“固本与拓新”的观念,实际上就是中国绘画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两只翅膀。一方面是对于中国绘画传统的继承与延续,另一方面则是要通过不断的革新与改良,为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绘画源源不断地注入崭新的新鲜血液。
2016年夏天,我到陆山的工作室里做客,深切感受到了陆山对于艺术的那份挚爱与执着。因此我认为,陆山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艺术成就,绝不是偶然的。而是其30余年孜孜以求,辛勤耕耘的必然结果,归纳如下。
一是立足于本土。陆山认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万物有大美而厚德”。艺术的创作不可能脱离最为广大的人民群众。艺术家只有深入到田间,才能去了解、去发现生活中的无形之大美。他长期工作、生活在沂蒙山。因此不断的从熟悉的生活中去寻找创作的源泉。他从民间的艺术门类里汲取养分,将人们司空见惯、耳熟能详的传统花鸟画进行了大胆的突破与改良,表现出中国画旺盛的生命力。他的《繁花似锦》系列作品,色彩华丽、惟妙惟肖。既有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又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表现情怀。那是心灵深处流淌的灵魂。他已经把最为朴素的民间艺术与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神相融合,从而实现了当代艺术表现形式与大众审美的交融与升华。从人民中来,到群众中去,“观草木而察春秋,抚四海而心同天游”。
二是立足于时代、观照传统、走向世界。陆山从传统一派的写意绘画的体系中一路走来,对于中国传统写意绘画发展历史上各个时期的造型特点与学术脉络有着深刻的领悟和独到的见解。在固守中国绘画传统的过程中,他以现代的表现意识观照传统。在画面的整体布局与构成气势上刻意强化。通过画面表现形态的视觉张力凸显出其博大雄浑的壮丽气象,成功的拓宽了中国画的表现语言。同时又大胆的汲取西方现代主义流派对于色彩观念的深刻理解,在材质上敢于打破传统中国画笔墨材料的束缚,有着极强的创新性语言及见解的独到性。
他采用泼彩的形式,颠覆了人们传统意义上对于写意绘画的认识,也避免元代以来中国画写意作品色彩孱弱的弊病。完美诠释了传统中国画由古典走向现代的一种新的表现模式。其对于艺术创新的思考远远超越了传统中国画表现材料的束缚,这说明他在美学的表现形式上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立艺术观念。我相信,这种观念的形成与其丰富的创作阅历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息息相关的。在他的作品独特的表现风格中,我们可以看到气势、神韵、笔墨、精神等传统写意绘画体系的审美观念对他艺术创作的深刻影响,使其作品充满了特有的东方神韵。从而在新的表现形式中完美的保留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文化基因与艺术血脉。
第三是立足于创新、兼收并蓄、大胆变革。陆山创新求变的探索视野所关注的是其创作的整体。他将西方现代绘画中对于色彩语言的大胆运用上升到中国传统绘画表现语言的中心位置,浓郁的色彩激烈碰撞,充满了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陆山非常善于把握笔墨造型语言与画面构成形式之间的微妙关系与内在联系,善于突破中国画许多理念,不论是其泼彩山水系列,还是以线面构成为核心的写意花鸟作品,都是在其笔墨整体布局之中,通过画面表现形态的变化来强化其作品中写意语言的深刻性。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其作品表现语言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吸收现当代许多艺术流派的观念,但却完美的保留了纯粹的中国写意绘画的传统审美韵味,形成了其自己独特的艺术面貌。这是在师承传统的基础之上对中国绘画的表现语言与构成形态进行的探索和创新,表现出现代性与开拓性。因此、在陆山的作品中,我们能够深刻体会到一种雄强典雅、昂扬奋进的时代精神。
在中国画的探索方向上,我所一直坚持的创作观点:那就是,当代中国画的创作完全可以发挥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精神和西方现代绘画中色彩科研成果的双重优势,不必囿于随类赋彩等传统程式化的固步自封,不必以中国画的色彩与善于表现色彩、光感见长的西方绘画体系相对比。取二者之精华有机融合,既不是以色彩弱化笔墨,同时也不要以笔墨改造色彩,而是充分的保留传统笔墨的文化基因,将绚丽的色彩冷暖变化融汇于笔墨的阴阳转化之中。在这一点上,陆山的创作观念与我殊途同归。
八百里沂蒙巍峨俊秀,五千载圣贤层出不穷。巍巍蒙山,滔滔沂水,孕育了齐鲁大地的厚重与淳朴、热情与豪迈。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沂蒙山人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陆山的艺术成就,除了受益于淳朴的民风、厚重的历史文化滋养外,还得益于南北文化交融的深刻时代影响。今天的沂蒙山已经是享誉世界的书法文化名城,形成了独特的文化高地。“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沂蒙精神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作为生活在这片红色沃土上的陆山,同样有着广阔的胸怀和宏大的视野。
在这里,我谨向陆山表示衷心的祝贺,并期待他创作出更多体现时代精神、体现我们东方民族文化特质的精品力作!
预祝此次展览圆满成功!
(本文作者李翔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军事文化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员、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全委会委员、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和全国文化名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陆山作品欣赏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新意境的宣言——陆山的泼彩艺术
文/张望

 
“我欠你的绘画真理,我将在画中告诉你。”这是19世纪法国印象派大师保罗塞尚的一句名言。艺术家不应当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艺术形态的既定框架里面。因此,但凡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往往总是善于在陌生的形态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语言元素。而不是单纯的去复制自然。
什么是现代艺术?在我看来,所谓的现代艺术的创作实际上是艺术家综合能力的整体展示。绝不仅仅是单纯的表现语言形态的现代。同时还体现在其深刻蕴含的现代主义的创作理念、独立系统的思维意识、主观主义的人文思想以及创作者本身的特定审美追求。其本质是要在现代主义绘画的创作过程中主观的去超越现实,从而以一种理想化的主观观念去实现一种超越自然的独特的审美体验。在这样的一种前提之下,所谓的形态、媒介、材质以及艺术表现语言的独立性,便成为了一个现代艺术家与众不同的艺术宣言。
毫无疑问,陆山是一个现代艺术家。
早在20世纪80年代,陆山就致力于中国画现代化的探索与创新。他在中国传统绘画的学术脉络中有着深厚的艺术积淀,对于中国画笔墨境界的审美法则有着自己独到的艺术见解。他的花鸟画从传统一脉的写意格局中一路走来,一方面深入生活,以现实主义的物象题材为创作基点。另一方面则大胆汲取西方现代主义绘画的构成法则,以点线面的交错格局贯穿于其绘画的东方观念之中,从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美学韵味。在其最近创作的泼彩花鸟作品中,他以色彩元素的肌理为画面整体布局中笔墨元素的延展。以色彩的明度、色阶、色相为传统绘画中的墨色韵律。以肌理为皴法,以格局构成经营位置。在不依赖传统笔墨语言的情况下,将中国传统绘画的人文境界与东方审美韵味以一种现代主义的表现形式完美的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在他的作品中,既有着西方现代主义绘画中构成的精密与布局的严谨,又有着东方美学的审美格局,既有着油画的色彩观念,又有着写实主义绘画的物象形态。其画面中肌理的质感与色彩间激荡的剧烈冲突,墨色的演变与水韵的交融与浸渍,画面中物象形体点与线、以及空间块面之间的交错布局,非常精彩!
在这里,笔墨这一古老的绘画语言以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崭新形态,出现在陆山的作品之中。什么是笔墨?在我看来,笔墨是一种格局的观念,因此笔墨语言的发展理应当随时代。陆山大胆地突破中国传统绘画材质上的束缚,在观念上以一种笔墨的格局来统筹画面整体的构成形态。从而在不依赖笔墨的形态下,以笔墨之格局融汇笔墨之脉络,以现代之精神描绘一种物我合一、道法自然的审美境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一点,在其最近创作的泼彩山水作品中表现的尤为明显。陆山的泼彩山水,方寸之间丘壑纵横、咫尺境界惊飚戾天。或高耸云端、或滔滔万里、万千气象皆融汇于一画之境。他将其山水作品中画面整体布局的笔墨格局置于整个画面叙事语言表现形态的核心。充分借鉴西方现代绘画的表现理念。以中国传统写意绘画的表现语境融汇其中,以皴擦、分割、构成、泼洒、雾化等技法形式,呈现出一种看似似曾相识却又完全耳目一新的现代笔墨语境。其作品既有着现代主义的艺术风格,同时又完美的继承了其传统写意绘画体系的审美韵律。充满了东方文化的独特魅力,形成了其与众不同的艺术表现语言。
在此,谨预祝展览圆满成功,并期待他继续攀登新高峰!
(作者张望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山东美术馆馆长、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山东师范大学当代水墨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山东省书画学会副会长、山东省政协常委、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中国文化名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陆山作品欣赏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固本拓新博众长 梅竹品格自芳香
—浅谈陆山写意花鸟画
文/邵大箴

 
品读山东画家陆山的作品,给我的印象是:花鸟大家,胎息传统。其一,固本——固守传统文化精神之本;其二,拓新——创作多姿多彩有别于前人的新风格;其三,兼容——博采众长,融合多种技艺表现出来的新气象。圆满融通成大道,陆山拥有自己开宗立派的领地和无限高远的创造领空。
在当代多元艺术多元格局中,陆山大致属于“固守传统,锐意出新”的一路画家。他执意于从传统的角度切入花鸟画这一古老而永恒的题材,在复归“师古人”、“师造化”传统的前提下,紧紧抓住动、植物与人们生活际遇及情感志趣上的种种联系,在造型、构图和笔墨、色彩等各方面给予强化的表现,更注重宁静高洁的跃动生机的意境构筑,悠情远思、沁人心目而独出机杼。他的新意是在极尽花姿鸟态的变化中,引发现代人的联想与想象,使之由具体的动、植物形象感受到生命的共鸣,唤起人生的某种精微的情思与深刻的体验,以求以现代意识观照传统,使花鸟画语言的更新更适于现代人精神生活与情感交流方式的需要。陆山一直对沿着传统道路发展中国花鸟画的方向充满了自信,所以他在自己的《观草木而察春秋》中一再提出:“在固本中拓新,在拓新中固本。不偏不倚应人类文明之道乃为水墨画之大道。固本与拓新,就像人的左右手,同乞同求,收放自如。固本与拓新,形成水墨绘画的两翼。”固本就是“师法古人”,拓新就是“师法时代”,两者双管齐下,既是他的经验之谈,也是他艺术之路的写照。
“本”是什么?说到底,“本”就是当代绘画在一切绘画有益传统的基础上的继承。从传统一路走来的陆山认为,花鸟画的现代形态不可能无源无流地擅自出现,因为花鸟画的语言体系是传统的赋予,是后天教育的结果,它的“创新”不一定是在传统的积累中诞生,但一定是在根源于民族审美传统精神上的创新才有生存与发展的沃土。创新不是对传统的摧毁,而恰恰是对传统的建设。陆山用自己的作品张扬自己的艺术主张,他“固本拓新”的艺术观念一一地写在他的作品里,固守传统,以现代意识观照传统,会通画史上不同层次、不同画体的传统,拓展中国绘画艺术,已成为陆山艺术创作的重要思想。
我以为,陆山的花鸟画作品在三个方面突出地显示出自己“固本拓新”的创造。第一是造型功力与笔墨技巧的结合。长期以来,他必定认真研究了花鸟画发展历史上各个时期的造型特点,不仅对花鸟形象的塑造刻意用力,而且特别在画作全幅的经营布局和整体气势上下功夫,与此同时,他的花鸟形象是建立在丰富的笔墨技巧之上的。从传统到现代各家风格中,他转益多师,广采博取,经过了“废画三万万”的磨练,形成了“无美不臻”的面貌,达到了老辣、厚柔和内涵丰富的境界。在体态上,既有宋人的格局,又有元人的神韵;在品位上,既有北方画派的骨力雄强,又有南方画派的雅逸秀润;在画法上,既有勾勒设色工丽研妙的工笔重彩,也有“体制清淡,作用疏通”的写意淡彩,这一切都缘于时代的有感而发,都随着画家对现实生活的感悟不同而变化,表现了画家在艺术上高度的整合能力,显现出的是一个花鸟大家的胸襟。第二是工笔与写意的结合。陆山在不断创作的过程中,投入大量的精力探索写意与工笔花鸟画的技艺共融。他的写意花鸟画精致生动、色彩清丽、气氛和雅、富有灵气,线条有粗有细,用墨有放有收,“形、神、意、趣”四者皆备,具有独立完整的欣赏价值。然而,陆山的拓新求变关注的是创作整体,而不止于单纯地在写意中求变,而是在这种绘画语言的历练中衍生出自己的个性特征来。他的探索视野落在以工笔画中写实技巧的丰富变化来强化写意画中形象创造的随意性,以工笔画设色的厚重感来加强写意画中具有墨气的色彩,使之有了融写意于工笔之间的新面貌。在他的写意花鸟作品面前,我们可以感受到工笔一路的精谨细微和色泽明丽,又可品味到写意一路的阔笔气势和舒放情怀,显出的是花鸟大家的手笔。第三是写生与创造的结合。我不清楚陆山每年有多少时间在自然中奔跑,去过哪些地方体验生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的每幅作品都包含着自然的“真、善、美”,都是在精心观察写生的基础上,以高度娴熟的技巧表现自己对生活独特感受的结果。否则,他笔下的花草鸟兽不可能那样宛然若生,天趣动人。其中诗、画于花鸟中的一体化,不仅文化意味深厚,而且具有美感的丰富性和多样综合性,更有一种精神的意味、文化渊源的承传及心灵指归的含义。就此而言,陆山花鸟画的创造性,从构思上说,是触景生情;从意境上说,是意象传神;从技巧上说,是自然含蓄;从审美上说,是时代品格,显示出的是花鸟大家的境界。
山东自古人文荟萃,历朝历代都曾出过一批纵横文坛、影响古今的诗家画人,好几位在文坛、艺坛上划时代的伟大人物也在这其中涌现,人文环境的造就无疑起着决定的作用。而生于斯、长于斯的陆山自然也受益于这块风水宝地,自然也有着“表仪一代,领袖百家”的胸襟与气派。陆山就是这样一位直面现实人生、敢于进取搏斗的人。几十年来,无论是精神上的压力还是物质上的引诱,都没有使他改变初衷--追求艺术的真善美。在做人上,一介书生,不可攀附,外表温文儒雅,内怀是非分明、热烈爱憎;在艺术上,不抄袭古人,不照摄自然,也不玩弄技巧,潜心作画,而把热爱自然的炽热感情和至精至诚的人格志趣融入清雅平和的笔墨之中,即所谓“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之意。他的花鸟世界,实际上是人的世界,一个灵魂净化的世界,显示出一个艺术大家的应有风范。
      (本文作者邵大箴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美术评论家、《美术研究》主编、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文联理论家协会顾问、第十届中国文联荣誉委员、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第七、八、九、十、十一届全国美展评委、北京国际双年展策划委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上海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学术委员会主任、俄国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


陆山作品欣赏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文化盛事】祖国万岁--陆山艺术大展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新闻快报”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新闻快报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新闻快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6 投稿邮箱:62506285@163.com